内容浏览

关于新农村新文化建设的几点思考

发布时间:2007-08-13 浏览3653
   “早上听鸡叫,白天听鸟叫,晚上听狗叫”,活动场盖上了住宅房,会议室变成了麻将场,这是当前许多地方农民文化生活的真实写照,也从一个侧面折射出当前农村文化的单调、乏味。党的十六届五中全会立足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构建和谐社会的战略高度,作出了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战略部署,对农村文化建设提出了新的要求。
一、农村文化不要冷落农民
  农民对文化的需求更多地是思想感情能得到表达和交流,生活方式上能得到正确的引导。当然农村文化建设,也不仅仅是让农民看上电视、听到广播。农村文化要寓教于乐,要贴近农民,具有乡土味、现实感,积极健康向上。比如,农村有线电视的发展,让农民有更多的机会选择电视节目,但是这些节目有多少更贴近、适合农村和农民的就需要有关方面去努力。
很多地区的农村文化相对贫乏,很难满足农民日益增长的文化需求,也与日益发展的社会主义新农村不相适应。而且由于文化生活的贫乏,使封建迷信、赌博等乘虚而入,污染了社会风气,影响了农村的经济建设和社会稳定。农村文化不仅仅是组织节目唱大戏。农村农民婚丧嫁娶等等日常生活都需要赋予新的、健康的文化。民间文艺的潜在力量是不可低估的,如果健康的东西占领不了市场,不健康的娱乐活动自然就会来占领。
  如今,在部分农村地区,农民的物质生活正越来越富裕和充实,在欣喜地看到农村经济发展、村容村貌焕然一新、农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的同时,过去常见的一些传统文化活动反而变少了。以前在农村的春节和农闲时节,人们除了走亲访友、休养生息,还可以享受一下难得的文化娱乐。集体看电影、唱戏文、舞狮子……虽然这些传统娱乐节目的水准不高,多属自娱自乐,在外人看起来甚至“土得掉渣”,但毕竟也算是一年劳作之外的新鲜调剂,人们普遍期盼的生活亮点。
而现在一到春节,不少农家就只是聚在一起打扑克、摸麻将,有的甚至进行数额不大的赌博活动,农民的孩子就津津有味地守在大人桌边观摩“学习”。春节的文化生活乏味如此,平日里如何也不难想象。一度消失的请神求佛做道场之类的迷信活动,随着农村经济水平的提高,在一些地区也有重新蔓延之势。
  赌博迷信活动的危害不需赘言,由此类活动引发的邻里争执甚至打架斗殴现象在农村也不鲜见,对农村下一代的不良影响也在逐渐显现。同时,由于民间艺人的逐渐老去和农村文化活动的连年缺失,不少地区传承多年、人们喜闻乐见的地方曲艺等传统文化项目已经出现断层乃至消亡的危险。所以在中央对新农村建设的要求中,明确提到了内涵丰富的“乡风文明”。让农民能够有丰富、健康的文化活动,是一村一地文明乡风建设不可或缺的重要内容之一。
二、新农村需要新文化
  每年各地的送戏下乡、送演出下乡、送书下乡、送电影下乡、送科技下乡……形式多样的文化下乡在农村如火如荼地开展着,每次演出都在当地引起轰动。特别是在农村的露天演出,上千人观看已不罕见,足见农民对文化之渴望、文化下乡之及时。
  毋庸置疑,送演出下乡确实活跃了农民的文化生活,但我们也要看到,上至中直院团下到区级小团,各种级别的大小明星下到基层,演上几场就走了。演员们来了,给农民带来的是“见真人看明星”的满足,演员们走了,带走的是农民对下一次演出的期盼。
  其实送演出、送戏、送书、送电影、送科技,在很多时候对农民来说都是一种“喂食”式的帮助,你送什么,农民就接收什么。从文化的表现形式到产品种类,选择余地都不大,针对性不强,时间长了,农民参与文化建设的热情也就不高了。尤其是对那些走出过家门、见过世面的年轻农民来说,送到乡下的文化太不解渴了。今年春节,路桥区螺洋街道的一位余姓青年农民告诉记者,他们这一代年轻人,大多数都有出门打工的经历,已经适应了城市的文化生活。虽然现在回到了农村,但对文化活动的需求已经与上一代人不同。他希望农村的文化建设应该重点把有着特殊经历的年轻人作为对象来考虑。所以仅仅把文化送下乡是不够的。
蜻蜓点水式的“送文化下乡”已远远不能满足当代农民对文化的需求,对当地农村文化建设也不过是杯水车薪。农民们迫切希望,文化下乡能够由“送”文化变为“种”文化。
农村的公共文化事业发展滞后是不争的事实,但农村不是文化的荒漠,它蕴藏着极为丰富的乡土文化;农民不是没有文化的人群,他们中间卧虎藏龙。散布于广大农村的“乡土艺术家”们生在农村,长在农村,他们的艺术养分直接来自于农村,和农民有着天然的相通性,是农村文化事业中最活跃的因子。培养和激励“乡土艺术家”,激发农村自身的文化活力,在新农村文化建设中显得尤为重要。
  比如在路桥区路桥街道,就活跃着一支文化社团——艺友社。这是路桥首家民间文艺社团组织,由散布在民间的文艺爱好者组成:有已经退休的老干部、老教师,更多的是来自于各村的普通农民。该社团以公益演出的形式在各地巡回演出,把精心编排出来的节目带给当地的父老乡亲。以特有的方式满足农民自演自赏、自娱自乐、自我发展的精神追求,深受欢迎。
路桥区文体局针对各个镇街道的特色,专门组织文艺精英开展《文艺互动月月行》活动,意在通过区文艺骨干与基层的文艺爱好者互动演出,进行我唱你学,你唱我指导的原则,交流经验,帮助提高基层文艺队伍的总体演出水平,提升农村文化生活质量。
  路桥区坚持古为今用、推陈出新的原则,挖掘传统文化资源,从内容、形式、手段等方面进行指导和改造,弘扬优秀文化。他们组织专家“把脉”“问诊”,对路桥莲花、螺洋庙会等民间艺术的传统套路、服装、道具、音乐等进行改造,提高其观赏性和艺术性,使之成为内容健康活泼、表演可亲可近、群众喜闻乐见的艺术精品。路桥还利用文化活动引导人们树立追求和谐理念,从而为建设和谐社会营造良好的人文环境。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些“种”下去的文化火种,正日益影响和带动着农村文化的发展。更可喜的是,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农民不仅是农村文化的受惠者,更应该是农村文化的建设者,农村文化应让农民唱主角。
路桥区蓬街镇新南村是个1000多人的小村,文化气息浓厚,音乐人才辈出。2004年组建一个农民合唱团,在全区引起了强烈的反响。现在合唱团从当初的5人扩展到50多人。因为合唱团让大家走到一起来,相互交流,加深友谊,化解了大量存在的邻里隔膜。从新南村合唱团我们可以看到,它的出现具备村民自愿的特点和追求潮流的人文精神,以先进的文化引导农民塑造出健康和优良的品格。农民合唱团唱出大和谐,用歌声赞美生活,讴歌党的富民政策,极大地丰富了农民群众的业余文化生活,赢得了广泛的赞誉和好评,已成为路桥农村群众文化活动的典范。
  路桥区路南街道办事处老文化员蔡啸,几十年来单枪匹马,坚持不懈地在路桥各个单位、村居演出。他根据农村的真实事件,自编自演适合农民口味的节目,向农民宣传党的政策、法律法规、社会道德和各种富民政策等。他的节目像刚刚从大田里挖出来,土得掉渣儿,却鲜活得如水洼里的泥鳅。“一人说唱团”成为深受当地农民喜爱的文艺形式。
三、农民工需要新文化
  农民工已经成为社会经济生活中一个不容忽视的庞大社会群体,他们为城镇现代化建设付出了辛勤的劳动,但多数人并没有得到应有的文化生活,尤其是与城镇原有居民相比。尽管这里面有农民工自身的原因,但更重要的还是缺乏适合农民工的文化设计。
  农民工既需要农村文化的养育,因为他们从小生活在农村,过年过节还需要返回农村;也需要城镇文化的特别关照,因为许多人对城市文化未必适应。农民工比较集中的几个大城市为此曾开展了一系列文化活动,希望农民工感到都市不仅是谋生的场所,也是自我塑造的最佳地方。在路桥区螺洋街道,向北屋村在册人口为350人,而外来人口就有1200多人;上倪村在册人口902人,外来人口1000多人。还有螺洋居、南山村等等,都存在着大量外来人口,在对部分外来人口调研中发现,他们月收入大多在1000元以下,其中大部分还要寄回老家,文化消费的可能性极少。他们工作时间普遍比较长,没有正常的休息时间,更不要说什么文化娱乐了。即便有文化娱乐,排在文娱方式第一位的也只是看电视,而打牌、搓麻将的也占很少的一部分。在“常读的图书种类”中,有关工作专业方面的书占很小比例,多数农民工不会去购阅书籍,而是去小摊小贩处购买非正规渠道的廉价书籍和碟片,或者进新华书店翻阅书籍。尤其引人关注的是,他们参与专业技能培训、节庆活动占得很少。农民工反映,不是他们不愿参与培训活动,而是针对农民工的培训活动太少。更令人遗憾的是,农民工对城市提供的文化服务以及文化现状不满意率竟达到57.1%,满意率仅为0.7%,还有许多人是无所谓。
  一些专家认为,农民工不满意的原因是多数活动对他们来说既无能力也无兴趣,那些为他们提供的文化活动常常是一厢情愿,缺少专门的文化设计。据调查,许多农民工一是渴望隔三差五能看上一部优惠价的动作片,借此消除疲劳;二是期望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公共电视厅;有的还提出拥有一个“农民工小图书馆”;具有高中以上文化程度的农民工,希望把自己的才能用在学习专业技能上,用自己的一技之长改善自己的生活。但也有专家认为,农民工文化本身的定义就不确切,农民工在现实当中差别很大,比如很多人长期生活在城镇,与城镇人的生活状态已经没多大差异;还有不少年轻人,他们从事的是非体力劳动,工作环境较好。如果将所有人都视为一个整体,文化设计肯定会有误区。
  总之,文化与新农村建设息息相关。如果说经济、环境等要素是新农村建设的“硬实力”,那么文化则是新农村建设的“软实力”。尤其在各种思想意识、价值取向、发展观念互相冲击、碰撞之际,文化的特质更显示出“硬实力”不可替代的特殊作用。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讲,实施文化战略是新农村建设的强本固基之举。但是构建新农村文化建设是一个很大的课题,非一朝一夕之功,其中最关键是要使文化建设始终代表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具有持久、主动的文化经略意识,积极应对时代变迁带来的文化挑战,增进对于科学发展观的认同和理解。只有这样,才能使新农村建设的文化根深叶茂,滋养着一个社会主义新农村逐步发展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