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浏览

戏剧小品创作与漫谈——访台州市群艺馆副研究馆员施东旗

发布时间:2010-08-27 浏览3941
 
 

    8月29日上午9时,台州市群艺馆副研究馆员施东旗将在妙智街27弄5号南官书院(老街九号向南100米,乔家里隔壁)举行南官人文大讲堂系列讲座之一百三十三——

 

    记者:施老师您好,这么晚我们开始聊有关戏剧小品的问题,貌似有点映射了当下戏剧小品的困境:爱看小品的观众是越来越少,小品的生存空间也越来越小。这么说不免有点悲观,但不可否认的是,现在已经很少有观众关注小品的生存状态。比如在前几年,还可以看到小品活跃在田间地头的景象,给老百姓带来很多欢声笑语。现如今,我们能看到一些上了年纪的戏迷在听越剧,却很少看到小品活跃的身影。


    施东旗:关于这个问题,我要提到一个事实,小品这种艺术形式是在春节联欢晚会上诞生起来的一种新型艺术表现形式。由陈佩斯、朱时茂表演的小品《吃面条》为春晚历史上的第一个小品。从此,小品这种百姓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通过春晚近20年的推广,取得了很大的进步。刚才你提到,为什么小品已经渐渐淡出了田间地头?因为现在晚会没那么热了,小品也因此渐渐失去了表演的载体。从小品自身来讲,它开始走下坡路,也是因为观众对它产生了审美疲劳。


    小品为什么能在80年代热起来,这里面包含着值得探究的特殊原因。那时,经过文革十年,老百姓已经沉闷、痛苦太久了,急需一样东西蹦出来让大家乐一乐。因此,当时不仅仅是小品,其他艺术形式也犹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了,比如话剧。那时有一出话剧《于无声处听惊雷》的剧本由《人民日报》连载刊登,几乎达到了家喻户晓的地步。而现在,像这样的事情几乎是不可能再发生的,因为老百姓可以通过多种渠道寻找“乐子”了,比如电视、电影、琳琅满目的各种书籍。


    记者:不管心存多少悲观,小品作为一种活跃了几十年的艺术形式,已经形成了属于它自身的显著特点。换而言之,小品能够拥有持续这么久的生命力,自然有它自身的优势。我知道,您已经坚持了17年的小品创作,在这个话题上,肯定有想要表达的东西。


    施东旗:小品,从字面上直接理解,就是小的艺术品。广义的小品包涵的内容很广泛,但在这里我想说的是狭义的小品,就是我们通常指的舞台上关于说和演的艺术。从创造角度来讲,它的基本要求是语言清新、形态自然,要充分抓住、理解和表现出各角色的性格特征和语言特征。其中,老百姓最为熟悉和最爱看的就是喜剧小品,比如由赵本山、宋丹丹、崔永元联袂奉献的《昨天·今天·明天》,观众就耳熟能详。


    刚才你提到大家为什么爱看小品,这离不开小品两个最基本的元素:三一律和冲突性。有了“三一律”这个框架,就规定剧本创作必须遵守时间、地点和行动的一致,即一部剧本只允许写单一的故事情节,戏剧行动必须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完成,这相当于截取生活当中的一个横切面乃至一个点来创作。当所有的矛盾发生在这么小的一个空间里,戏剧的冲突性自然就显露出来了,小品也因此区别于电视剧或者电影的沉闷,往往是直奔主题。如此一来,这种短小、精悍、生动、活泼的艺术形式,保证了自身的魅力与张力,就能一下子抓住观众的眼球,观众也就容易被吸引了。


    记者:作为一名有着多年创作经验的前辈,自然绕不开小品创作的话题。我很想知道,在这些年里,您已经完成多少部小品的创作,能否以其中的一篇作为代表,说说创作过程当中的苦与乐。


    施东旗:这些年下来,我差不多完成20多部小品的创作,目前正在从事电视电影剧本的创作。其中,《相约酒吧》、《工地上的丘比特》等作品给我个人留下的印象较为深刻,这两部作品分别荣获浙江省第十三届和第十六届小品大赛创作金奖以及表演金奖的双料冠军。


    在这里,我就以《相约酒吧》这部作品为切入口,简单介绍下小品的创作过程。到讲座当天,我会把这两部作品的录像带到现场和读者一起分享。


    说到创作,应该说任何一种艺术形式都是来源于生活,小品也不例外。我创作《相约酒吧》的时间是在2002年,那时网络刚刚热起来,我也经常去网吧找人下棋。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很多青年寄生于网络,网吧里的很多小青年没心没肺的相互调侃,他们的语言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关注的另外一个由网络引出的问题是:网恋。《相约酒吧》写的就是这样一个家庭条件比较优越的高考落榜青年,由于工作被炒鱿鱼常常泡在网吧里,他的眼里只有今天,借网络虚活着。一天,两个青年带着自己各自的网恋女友在酒吧巧遇了,他们在斗嘴时说出了一系列让人捧腹的网络语言。记得当时这部小品在宁波比赛的时候很轰动,进大学演出时,台下的学生们都在使劲鼓掌,其实就是那一连串的网络语言对了他们的味。


    回过头想想,在整个创作过程中,我是用了很长时间收集网络语言的,并对这些语言进行反复的雕琢、变通,为的是既让网民喜欢,也让普通老百姓能够听得懂。


    在进行小品创作之前,我其实干过很多诸如做生意、当教师、做行政的工作,只有在1995年有过被浙江省戏剧家协会选送到中央戏剧学院戏文系高级研修班进修的经历。应该说,从事小品创作并不需要很高的文化程度,关键是你要具备天生的舞台感。人家读了你创作出来的东西,感觉就像是舞台上有几个人在演一样。也就是说,你要能创作出能立得起来的人物。


    记者:最近,常常看到在北京、上海等地有某某话剧演出的新闻,话剧一度被炒作得很热。就北京来讲,不仅北京有频繁的大型话剧演出,一些小剧场也受到了观众的追捧。这是一种媒体炒作出来的假象,还是说真的有那么多观众对话剧有需求?在我们台州,有没有这样的话剧演出场地呢,为什么演出公司不愿光顾我们台州?


    施东旗:应该说,部分观众对前往现场观看话剧有需求,但大多数百姓还是习惯于看电视、电影。当然,撇开媒体炒作的嫌疑,现场观看话剧还是有其自身的魅力的。毕竟,在特殊的场合里才能营造出特殊的氛围,在现场,观众更容易和演员共同达到“兴奋点”,这同现场观看足球比赛是同一个道理。


    在台州,其实不缺乏话剧演出的场地,比如椒江文化馆、台州群艺馆里就有小剧场,椒江剧院就适合演大型话剧。为什么演出公司不来我们台州演出?简单地说,我们台州并没有庞大的话剧受众群体,演出公司是不可能撇开市场这个指向标的。在台州看话剧,将是一个会持续很多年的奢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