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浏览

路桥评书

发布时间:2010-06-21 浏览5341

   路桥评书,始于清代道光以后,路桥集镇开台州评书之先河.

    路桥宋时立街,经明、清两代至清末,已建成十里长街,店铺万家,商贾云集,市井繁华,月河环街流过连接南官河,沟通温、黄、椒、每逢三、八集市,货船、市船、快船,络绎不绝。晚间,船公的号子,螺声彻夜可闻.随着市民阶层的日益扩大,外来商旅文化生活的需求,路桥评书应运而生.

     清末,路桥有两家地下烟馆,外来客商闲暇时常去光顾,烟馆闲客闲得无聊,常请些举人,秀才来讲稗官野史,籍此打发时光.应邀的文人书生意气,不讲正史,专讲《平山冷燕》、《辍白裘》、《西厢记》、《果报录》等较有怀才不遇之感,得听者同情,奉送“书金”,有惺惺相惜之意。其是评讲者不用任何道具,凭文才和口才,徒手讲演,收入较丰,其代表人物在社会中有一定的社会地位,于是就形成了最初的路桥评书.

     评书艺人大多以城镇茶楼为场所,以一块响木、一把纸扇和一条手帕为道具.以讲章回小说为主,也穿插一些民间故事和笑话每次讲二至三小时.

     由于评书可以获利,德镇人赵子成在牌前东狱庙和三桥雄镇庙前评讲《岳传》、《杨家将》、《江湖奇侠传》等历史小说及武侠小说,尽管他技艺平平,但听众如云,形成“立者林林,蹲者蛰蛰”的场面.斯时路桥评书开始由烟馆内转向露天,听众也换了档次,渐为市井街坊小市民及手艺人所赏识.

     受赵子成评书的影响,路桥田洋王人刘云初,王舌耕亦相继登台献艺他俩都是凭借茶馆每夜连续接讲刘喜欢讲《三国》、《列国》、《西汉》但程度有限,书中有冷僻字和难懂的典故都靠日里向有学问的人虚心请教,弄通以后才搬上书合,他讲书认真,从不马虎.王舌耕出身为手艺人,但生性聪明,文、武书都能评讲.《今古奇观》、《七侠五义》、《济公传》、《三侠剑》、《江湖奇侠传》等是他常演的节目,他中气充足,能突出喜怒哀乐,还能加上一些小动作,增添气氛。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路桥又涌现出蔡启平、陈名松、郦竹轩、王道良、钟甫庭、李志衡等一批评书艺人蔡启平、陈名松文学底子深厚,郦竹轩、王道良口齿伶俐,钟甫庭、李志衡业务认真,他们各有擅长,各领风骚,而且各有市场.

     此时由于艺人多,演出场所少,在“僧多粥少”的情况下,蔡启平在中桥饭店楼上自备“茶馆书场”,陈名松在南栅老家单枪匹马,自守书台.王道良在邮亭开茶店说书卖茶钟甫庭、李志衡在牌前大夫茅里合办书场郦竹轩去海门,黄岩、温岭等地献艺,他所讲的一部《天宝遗事》(即唐明皇游月官)竞说红了临黄、温三县,嗣后蔡启平、陈明松亦去台州各地评讲《三国演义》、《八?珠》、《天宝图》、《地宝图》、《彭公案》等书把路桥评话和特点影响到邻县.带动了各县评话事业的发展.

     一九七九年,粉碎“四人帮”后的第三年,文艺又迎来的第二个春天.根据黄岩县革命委员会(1979)第194号文件精神。路桥成立了“曲艺队”,队员有蔡啸、陈名松、杨文江、蔡水河、陈名连、李志衡、俞宝玉.叶六妹等八人.由蔡啸任队长.坚持以当地为主,演出健康的曲艺节目.

     文艺的复苏给路桥评书带来了勃勃生机,从禁锢到复苏的十三年间,路桥又冒出了六位评话艺人其中也不乏有“后起之秀”较有影响者要数蔡啸(路桥区路南街道文化站干部)蔡啸有古文学基础,幼受叔祖蔡启平的评话影响,他记忆力特强,口齿伶俐,孩提时即能头头是道给大人们说书,且有评书的味道.六四年他插队支农,邻近数村知其善讲,每值“丰收聚餐之夜”必请他为座上客,饱食一餐换取一夜的评书享受.冬季疏浚河道,兴修水利,那里有民工集聚,那里就有他评书活动.一九七七年经公社,区委同意以“交钱记工”方式来路桥前进茶馆为老人们说书盛况空前,每夜坐者数百,围者堵墙,所有听众翘首引颈为他略带动作的评讲.

     由于局限于当地,评话的内容要每夜不同,他日里准备素材,晚间登台演出.历时一年半多他从“东周列国”讲到“太平天国”因为准备材料要费一定的时间,他经常至演出时间到了,才匆匆赶到.听众等得不耐烦在他的书桌上写上“先生虽好,资格太老,时间太少十二个字作为评价由此可见,路桥听众很喜欢听他的书.

     从七九年至今,岁月匆匆一晃就是二十多年,漫长岁月,沦桑事变一批老评书艺人先后作古,一批评书人已改行.故此,这一曲种,务必要及时抢救,及时保护,将这一项宝贵的民间艺术发扬光大.